萧潇,陈靖《云间之上有神仙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云间之上有神仙

小说:玄幻-特色

作者:云间散客

简介:妖食人,人杀妖。妖食人能够省去百年苦修,人杀妖亦能获己所需,这似乎是这个天地开的一个恶意玩笑…

角色:萧潇,陈靖

云间之上有神仙

《云间之上有神仙》第1章 南芦有人说红颜免费阅读

北洲多蛮人,南芦多神仙。

这是南芦洲本土人士根深蒂固的观念。

在他们眼中,北洲就是蛮荒的代名词,而大部分的百姓也都普遍认为,若是南芦洲换到北洲去,那些妖族哪敢放肆,一人一口唾沫都把他们赶回深渊了。

听上去有些荒谬。

但他们的优越感不是毫无道理的,因为,这里不仅人杰地灵,资源丰裕,而且修为高深莫测的云上神仙不计其数,王朝与仙山宗门合作友爱。

相比之下,北洲用莽荒之地来形容就不那么过分了,地区资源惨不忍睹,仙家宗门孤芳自赏,根本就不想接触外界,简直犹如一盘散沙。

若不是在最北境的引龙城和出龙城,北荒而来的妖族早就将北洲轻松拿下,随后一路直下,直捣黄龙,直至抵达西沛洲以及东海洲,最后就是南芦洲。

当年,出龙城出了一叛徒,里应外接下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同时引龙城那边更是被以大妖首为主的妖族大军进攻,若非横空出世的陈淼,恐怕北洲早已沦陷。

一剑重伤妖首,一剑击退大军,剑仙风采何等潇洒!

所以,就算北洲所有自视甚高的武夫与山上神仙见到了陈淼,都会低下那高贵的头颅,道一声见过陈大剑仙!

那是北洲的牌面啊!

“只可惜啊….”

一间泥砖房间中。

有名身着布衣的独臂老人摇了摇头,他的言语中尽是惋惜,眼神更是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意思。

老人身前一群约莫十二三岁的孩子正排排坐听着他讲故事,其中还有两位年龄稍长的锦衣少年。

孩子们下了私塾后,最喜欢来这里听老人讲故事了。

当地的成年人听过一次老人口中北洲的江湖往事,但都嗤之以鼻,都太相信他说的故事,只当是茶余饭后的一点谈头,可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天方夜谭的故事啊!

老人看了一眼这些孩童,只见他们个个都睁大眼睛,脸上是意犹未尽以及迫切的神色。

没有卖关子,老人紧接着有点恨愤道:“陈大剑仙生了一个一事无成的败家子,这小子除了喝酒,就是日夜流连于烟花之地,其余的什么都不会!搞得陈剑仙的名声都臭了!真是虎父生犬子啊!”

小孩们面面相觑,有一还流着鼻涕的孩童举手问道:“什么是败家?他是一顿吃好多个馒头吗?”

又有一孩童举手问道:“还是吃一个丢一个?”

还一孩童问:“或者不去上私塾?”

老人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!明天再来给你们讲讲北洲出龙城江白的故事,要去买菜做饭了!”

孩童们虽然有点可惜,但眼神底下更多的却是迫切,是期待,是兴奋…

随着老人的起身,孩童们嘻嘻哈哈地站起身来,作鸟兽散。

老人经过锦衣少年时,不禁有些疑惑,这两少年前几天就开始来听自己讲故事了,且看他们的打扮并不是这个小山村的居民。

他自己也清楚,单凭这些故事不应该能吸引到这种富家子弟才对。

想不通就不再想,老人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了,就将房门锁好,去村子里的集贸买菜去了。

在老人离开的一会儿时间后,一名身着素朴单调,打扮干净整齐的男子站在门前,熟练地撬起锁头。

男子那一对好看的丹凤眼上有着两笔恰到好处的眉毛,薄薄的嘴唇搭配完美的唇形,鼻子挺拔秀气,脸型有些削瘦,这本应该异常俊美的相貌,却被蜡黄无营养的皮肤给隐藏了。

男子径直走入房间,听着身后争前恐后的脚步声,嘴角上扬,微笑道:“欢迎来到陈靖年说红颜!”

刚刚那些孩童竟是去而复返,两名富家子弟也找一个地方坐了下来,眼中星星闪烁。

自称陈靖年的男子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块木头,啪的一声,重重拍在桌面上,将正经坐着的孩童吓了一跳。

陈靖年盘腿坐下,一脸痞笑道:“昨天我们说完了女子纤纤玉手,今天我就来讲讲女子之雪峦!”

两名锦衣少年,咂咂嘴吞咽口水。

其余少年更是眼睛放光,这都是私塾先生都不会的知识啊!年哥儿,真是太厉害了!

“所谓西瓜难遇,柚子难求,蜜桃精品,雪梨恰好,樱桃不足,且想女子化泉涌,还得雪峦峰之巅…”

陈靖年开始化身为勤劳的园丁,他有节奏地摇着头,为这群在某些知识如干瘪海绵的孩子,不断浇水。

“好了,老李也差不多回来了,就说到这了,要是再被他抓到我给你们说书的话就不得了啦!明天我们再来细说玉足之二三,嘿嘿!”陈靖年率先起身。

随后,一群面红耳赤的孩子从泥房子中匆匆逃出,就像是尿床了生怕被人发现的囧样,不同的是眼神中的那点光,那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亮光…

一名锦衣少年上前,眼光火热地握住陈靖年的手,呼吸有些重:“年哥!一日为大哥,终生为大哥,今夜戌时,听春院,不见不散!”

陈靖年也重重握住他的双手回应道,好弟弟啊,好弟弟!

说完,锦衣少年便与另一位快步离去,脚步中尽是欢喜。

“走吧,小虎头!回去吃饭了!”陈靖年对着门口还在等待他的一少年柔和道。

小虎头则是开心回应道:“小年哥,今天我爹爹抓了鱼,而且我娘亲烧鱼可好吃了!”

小虎头此刻的神情告诉着陈靖年,能够让我的小年哥吃上娘亲烧的鱼,是当下最高兴的事了。

陈靖年刚锁好门,这才发现旁边站着一位秀而不媚,清而不寒的姑娘,只不过这位姑娘现在满脸通红,仿佛要滴出血,显然,陈靖年刚刚在泥房里说的那些芳艳之事,她全听到了。

小虎头看到她,手舞足蹈地扑进她怀里,并欣喜地喊了一声姐姐。

陈靖年挠了挠后脑勺,满脸尴尬地打了个招呼:“柚子姑…噢…不…萧潇妹子,你怎么来了…”

萧潇听到柚子两字,更加羞涩,头也更低了,支支吾吾地回答道:“饭已经烧好了….”

好好的一姑娘来喊我吃饭,我却在人家背后讲黄色,完了还要喊人家柚子姑娘,这不尴尬谁尴尬,更何况我这个纯情好男孩呢…

在回家的路上,村民见到几人都会脸带笑意调侃一下:哟,萧潇妹子这是喊小年相公回家吃饭吗?

他们打心里喜欢这个文文静静的姑娘,以及在这待了好一段时间的陈靖年,每次见到都是主动打招呼,萧潇每次也会微笑着回应。

不过这次,萧潇拉着小虎头,一脸娇羞,不敢作声。

陈靖年则是十分憨厚的笑道,萧潇姑娘这么好的一姑娘,怎么能插到我这一牛粪上呢?

逗得村民们哈哈大笑,挥手告别,而萧潇听到此言后的眼神则是有些幽怨。

走着走着,她鼓起了勇气,怯怯道:“小年哥…”

陈靖年以为她是怕自己带坏小虎头,不让自己继续讲那些事,刚想答应,却听到萧潇说不是这个。

“小年哥晚上可以不要去那个什么听春院吗?那里不太好…”

萧潇虽然从未去过,但也听娘亲说过,那里的女子都是不知廉耻,喜爱吸食男子精华的女妖精…

陈靖年一愣,旋即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你小年哥可不是这种人咧,那种地方听过,但从没去过呢!我今晚哪也不去,早些睡觉!”

萧潇一听,心中的大石悄然落下,心情也欢快了许多,拉着小虎头的手也一摆一摆的。

不远处,夕阳携晚风,古树穿红衣,花草在摇头。

…..

小虎头的爹是一名猎人,最不济的一天也能打到两只兔子,他娘亲则是附近几个村子中数一数二的女红,而隔壁村的村民宁愿多走两里路也要来找她做衣服。

一儿一女,不愁吃不愁穿,有瓦遮头,甚至还有些余钱,这已经是附近几个山村中的富裕人家了。

晚饭过后,眉眼与萧潇神似的妇人收拾了桌面,妇人风韵犹存,让人情不自禁地猜想她年轻时的风姿。

猎人萧二,妇人王嫣。

陈靖年与小虎头吹着牛,还与萧二聊着打猎时的那些事,时不时地指出他打猎方法中的一些瑕疵,令得萧二大为叹止。

而萧潇则是全程笑吟吟地看着两大一小,感受着其乐融融的氛围,她内心深处多么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啊!

聊了不知多久,王嫣便笑骂着赶人了,让大家都去休息,在这个家王嫣才是一家之主!没人敢不听!

回到房间,陈靖年点起了一盏灯,翻着书。

突然,他身后光影扭曲,紧接着一道黑影出现在其身后。

“少爷,已经查出来了,是之前同行的朱煜所为,他真实身份是宝俪王朝的三皇子。”

陈靖年脸上并无透露出意外的神色,而是苦笑许久,然后调侃着自己:“常在河边走,终究是湿了鞋…”

黑影犹豫不决,终是开口道:“都怪老奴姗姗来迟…”

陈靖年叹了一口气,言语中尽显着无奈:“怪不得管叔,谁会想到为了一个求而不得的女子,他竟会派出两名二品武夫来伏杀我….”

陈靖年本以为朱煜将会是自己的朋友,可事实却告诉他,坏人远比好人多….

被称作管叔的黑影思索了一下,还是询问道:“需要老奴去将他…”

陈靖年摆了摆手,笑道:“诶!不用!他还欠我一顿酒呢,不过这顿酒未必能讨好了…”

当初,陈靖年被朱煜指派的两名二品武夫合击重伤,跌落至江河,九死一生,被冲到岸边后,踉踉跄跄地走进了这个山村,被萧潇救下,这就捡回一条命。

不由得,陈靖年想起来脑海中那抹艳丽的身影,他清楚记得那女孩笑的时候有两个小酒窝,一个倾国,一个倾城,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。

若是不拿剑刺他,那就更好了。

“管叔,你先退下吧。”

身后黑影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,但到了咽喉的话语生生给他咽了下去。

来时无影,去时无声。

被称作管叔的黑影走后,陈靖年言语中充满了怨气:“真是红颜祸水啊,再遇到你,一定是要剥光衣服丢床上去,一天一夜不下床的那种!”

全托她的福,本少爷才差点去见阎王爷!

突然,一阵敲门声响起,外面传来了温柔的问候:“小年哥,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陈靖年平复了一下心情,而后诚恳且认真的说道:“我在床上看书呢,突然就爬上来了一只大老鼠,它还会帮我翻书呢!真是有趣,萧潇姑娘要不要来我床上,肩并着肩一块看会书呢?”

“不了不了,躺床上看书对眼睛不好的,小年哥早些休息吧…”萧潇俏脸一下子就通红,而后落荒而逃。

单纯的小绵羊,与披着羊皮的大灰狼…

原创文章,作者:云间散客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58miaomiao.com/xiaoshuo/13568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